央廣網沈陽7月25日消息(記者張靜 邢斯嘉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縱橫》報道,今天(25日),今年是甲午年。在120年前的今天,也就是1894年7月25日,中日甲午戰爭爆發。這是一場侵略者與反侵略者之間的戰爭,戰爭不僅改變了東亞兩個大國的命運,也影響了整個東亞地區數十年乃至上百年的政治格局。
  中日甲午戰爭是19世紀末日本侵略中國和朝鮮的戰爭,中國干支紀年戰爭爆發的1894年為甲午年,故稱甲午戰爭,這場戰場以清政府戰敗,北洋水師全軍覆沒告終。迫於日本軍國主義的軍事壓力,中國清朝政府簽訂了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《馬關條約》,在中國近代歷史上,農曆甲午年是一個引人註目的符號,也是一個極為重要的結點。
  1894年7月25日,日本不宣而戰,在朝鮮豐島海面,襲擊了增援朝鮮的清軍運兵船“濟遠”、“廣乙”豐島海戰爆發,在不到9個月的時間里,兩國陸軍一戰於朝鮮,二戰於遼東,三戰於威海,海軍在黃海也展開決戰,清軍水陸交綏戰無一勝,清政府被迫嚮日本屈膝求和。
  1895年4月17日,《馬關條約》簽訂,清政府割地賠款,落得喪權辱國的結局,對於清政府來說,甲午戰爭失敗標志著清朝歷時30餘年的洋務運動的失敗,取得的近代化成果化為烏有,打破了近代以來中國人民對民族復興的追求,割地賠款,主權淪喪,列強侵華進入了一個新階段,大大加深了中國的半殖民地化,中國的國際地位急劇下降,甲午戰爭直接導致中國人民輓救民族危亡的運動高漲,資產階級掀起了維新變法運動和民主革命運動,中國人民自發反抗侵略的鬥爭高漲,對於戰爭的勝利者日本,得到了巨額賠款和臺灣等戰略要地,不僅促進了本國資本主義的進一步發展,而且便利了日本對遠東地區的進一步侵略擴展,使日本一夜成為亞洲唯一的新興資本主義強國,今年又恰逢甲午年,當年這場戰爭的三個當事國,中國、韓國和日本之間的關係又陷入到複雜的緊張局勢之中,中日、韓日之間的貿易往來幾陷停頓,今年以安倍為代表的日本右翼政客軍事野心膨脹,動作頻頻,東北亞安全局勢風起雲涌,在這種情況下,反思100多年前的那場戰爭,無疑具有緊迫的現實意義。
  60年一甲子,120年兩輪迴。今年又是甲午年。為了銘記歷史,知古鑒今,我國各地都舉行了不同形式的紀念活動。昨天,以“殤思·鏡鑒”為主題的甲午戰爭120周年研討會,在中國國家圖書館總館舉行。在山東威海,來自海峽兩岸的120位書法家創作了百米書法長捲,贈給中國甲午戰爭博物院收藏。
  旅順大屠殺造成了數萬人死難、黃海海戰使得數千官兵捐軀,當時日本侵略者在遼寧省犯下的諸多罪行,留有很多史料可以考證。就在昨天,坐落在沈陽的遼寧省檔案館,專門籌辦了《勿忘甲午——紀念中日甲午戰爭爆發120周年檔案圖片展》,其中包括數百份珍貴的檔案圖片。
  遼寧檔案館舉辦的《勿忘甲午》圖片展昨天正式開展,展出200多份珍貴的檔案圖片,有的圖片是首次面世。其中一份《1894年8月3日長順轉發光緒皇帝宣戰上諭的咨文》,反映1894年7月25日日本海軍在朝鮮豐島偷襲中國運兵船,871名北洋陸軍官兵及62名中外船員葬身海底,證明日本不宣而戰,處心積慮發動甲午戰爭在先。到了5天之後的8月1日,清政府才被迫對日宣戰。還有一幅日本製造旅順大屠殺慘案的照片,揭露日本在中國犯下的罪行。展覽中還有一份清守將捏造戰況的稟文,旁邊清政府盛京將軍的批文則揭穿了守將的謊言。反映當時的清軍紀律廢弛、毫無鬥志可言的情形。所以說遼寧檔案館舉辦圖片展,就是寄望啟悟後人銘記歷史,不忘國恥,牢記使命。據瞭解展出將一直到8月20日。
  最主要的活動就是遼寧遼寧檔案館舉辦《勿忘甲午》圖片展。另外遼寧沿海一些地方,比如丹東市大鹿島上有民族英雄鄧世昌的墓地,最近幾天前去祭拜的群眾明顯增多,獻上鮮花和祭品表達對民族英雄的崇敬之情。同樣的情形也出現在當年中日甲午戰爭的遺址營口市西炮台、盤錦田莊台等地。
  如今又逢甲午年,當中國在反思教訓,總結歷史經驗時,東北亞的安全局勢,再一次因為日本近來不斷膨脹的野心,變得風起雲涌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上臺後,“明治神話”在日本進一步抬頭。在推行其軍事、外交政策時,安倍經常打著和平的旗號,喊出“危急存亡”“保護盟友”“積極和平”等口號。在煽動民意和引導輿論方面,一些做法也與120年前似曾相識。
  以史為鑒,可以知興替。120年後的今天,中國應該如何面對一個企圖“改變現狀”的日本?清華大學當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副院長劉江永表示,可持續安全觀,是未來兩國關係發展的參考標準。
  劉江永:首先時代背景不同,日本再想像當年那樣,通過一場甲午戰爭來改變中日兩國的命運,這個時代已經結束了,第二就是中國不是當年的清政府。第三,如果假設由於日本利用釣魚島作為一個政治工具,突破戰鬥禁區,甚至對中國不斷進行挑釁,導致衝突和戰爭。我認為不可能一邊倒。
  對中日兩國來說,會兩敗俱傷,我認為中日兩國如何接受歷史經驗和教訓,在這個問題上需要新的安全觀,需要新的理念,對中國也好,對日本也好,或者對世界各國也好,很重要的是什麼?我認為是可持續的安全,要通過共同的安全、合作的安全還有綜合的安全,才能實現一個民族可持續的安全,不僅說不受外敵的入侵,同時還有國內的長治久安等等,需要研究對策,有長遠的戰略眼光來處理,減少安全所付出的代價和成本,需要提高安全的程度以及可持續性。  (原標題:甲午戰爭120周年日本又欲改變現狀 中日韓陷緊張局勢)
創作者介紹

過山車

fd21fdwbn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